新闻中心 NEWS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公告 >
更能跨越地区隔阂
来源:http://www.ruouduadaiviet.com 责任编辑:ag8亚游 更新日期:2018-12-29 13:48
编辑《军事记者》编辑部 总发行处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CN11-4467/G2 国外发行代号M6261 本刊地址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就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做好新形势下的对外宣传工作提

  编辑《军事记者》编辑部

  总发行处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CN11-4467/G2

  国外发行代号M6261

  本刊地址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就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做好新形势下的对外宣传工作提供了理论指导和行动指南。在传播学视角下,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可从传播要素的角度进行解读,从而更好地理解国际传播新战略,推动对外宣传工作发展。

  国际传播;传播要素;传播能力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西强我弱”的国际舆论格局,习总书记审时度势,提出了一系列富有创造性的对外传播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在传播学领域,一个基本的传播过程由信源、讯息、媒介、信宿及其反馈构成,我们要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也可从习总书记关于国际传播论述中的传播要素的角度进行分析。

  信源是传播行为的引发者,以发送信息的方式作用于他人,具有较强的主动性。在国际传播中,信源类型多样,无论是微观个体,还是媒体组织,都在国际传播中发挥着主体作用。

  领导人的外交活动具有双重属性,既是人际间的国际政治传播,也是极具政治性的跨国人际传播。正确把握政治性与人际性,善于通过外交活动表明国家观点、展现国家形象,对于推进国际传播具有重要意义。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率先垂范,身体力行传递中国声音。他在国事出访期间做公开演讲,并以国家元首的身份在海外媒体发表署名文章,既展大国领袖的风范,又显亲民务实的情怀,拉近了与海外受众的心理距离,向国际社会传递出中国立场、中国观点、中国态度,增强了我国国际话语权。

  传媒的“议程设置”影响着受众的“议程认知”。当前,各国媒体不断设置议题,世界舆论场俨然成为“观点的贩卖市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媒体更要发挥积极主动性,提高设置议题能力和舆论引导力,宣传党在新形势下的新思想新战略,引导国际社会客观公正地看待涉华舆论热点,在重大国际问题上表明中国立场。还要善于发现西方媒体刻意回避的事实,发出与西方不同的声音,打出一套中国传播的“直摆勾”拳,占据传播优势地位。

  海外受众获取新闻一般还是以本国媒体为主,因此,要想传播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外国媒体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力量。正如习总书记在中外记者见面会上所说,我们欢迎各位记者朋友在中国多走走、多看看,继续关注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国的发展变化,更加全面地了解和报道中国。在国际传播中,既要“造船出海”,也可“借船出海”。我们在建立自主外宣媒体的基础上,还应注重“借嘴说话”“借筒传声”“借台唱戏”,引导和影响各国媒体及时、准确、客观、全面地报道中国,有效延伸我国际传播能力。

  讯息是能表达完整意义的信息,是传播者与受传者之间社会互动的介质。通过讯息,两者之间发生意义的交换,达到互动的目的。从讯息角度看国际传播,就是要解决说什么、怎么说这两个核心问题。

  讯息即传播内容,传播者通过讯息,向受传者传达价值观念。在这个意义上讲,说什么,是以传播者意图为转移的。在国际传播中,首先就要找准对外传播的目标和主题。握牢方向盘才能扬帆远航,盯紧目标才能一击即中。当代中国,中国梦是最宏大、最精彩的时代故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念代表着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二者即是中国发展进步主流之所在,是中国人民蓬勃向上风貌之所在。推进国际传播,就要把握时代脉搏,关注发展大势,以中国梦为引领,传播中国价值观念。

  讯息的最终归宿在于受传者,如果讯息饱含传播者意图,而不顾受传者喜好,讯息之于受传者,只是一串无用的符号。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优秀的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前进中的精神火炬,也以独特的魅力吸引着外国受众。此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蹄疾步稳,新时代下中国的发展故事本身就独具吸引力。在国际传播中,要充分利用古今丰富的资源材料,增强讯息吸引力,展示好文明大国、东方大国、负责任大国、社会主义大国这4个“大国形象”。

  讯息的传递需要掌握传播技巧,针对不同的受众,传播的方式也是不同的。习总书记多次指出,讲故事是国际传播的最佳方式。讲故事,即“寓观点于材料之中”。故事不仅通过自身情节的神秘来吸引受众,而且能给受众一种“结论得于自己”的感觉,使受众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传播者的观点。一个好故事比道理更形象生动,更让人记得住,更能跨越地区隔阂,超越文化差异,直击人心,共通情感。习总书记就曾在墨西哥演讲时引用孔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典故,形象地传递了中国外交的义利观。

  媒介即传播渠道、手段或工具。媒介是讯息的搬运工,也是连接各传播要素的纽带。在国际传播中,传播的渠道多种多样,它们将中国与外部世界紧密连接,是传播中国声音重要的一环。

  长期以来,西方三大通讯社—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垄断着世界新闻发稿量的绝大部分份额,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很大程度上是“他塑”而非“自塑”。要想真正传播好新时代中国声音,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国际“金话筒”,以强有力的声音表明中国观点、中国主张,正确发挥媒介的桥梁纽带作用。习总书记多次对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中央主流媒体作出重要指示,明确要求加快建设国际一流媒体,积极争夺国际话语权。要加强顶层设计,优化资源配置,使得中央媒体与地方媒体互为补充,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协同并进,整合媒体、企业、新闻院校各方力量,共同做好国际传播的大格局。

  新闻传播是最需要创新的领域。我国传统媒体的海外受众原本有限,而新兴媒体的发展,一方面挤压了传统媒体生存空间,另一方面又为开展国际传播开辟了新的渠道,提供了“弯道超车”的难得机遇。因此,顺应新媒体大势,勇于变革创新变得尤为重要。在传播方式上,要适应新兴媒体平台分众化、差异化、社交化的传播趋势,将过去的广播式大众传播转变为分众传播。在传播内容上,要适应移动化、碎片化、个性化的传播特征,创新话语体系和表达方式,重视生产短视频、直播、虚拟现实等视觉传播作品。在传播技术上,要充分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科技,创新对外传播媒介技术,注重虚拟/增强现实等前沿技术发展。在传播主体上,要把握互联网时代人人皆有麦克风的特点,重视自媒体在国际传播中的作用,带动民众一齐参与,形成国际传播新格局。

  信宿即受传者,是讯息的接受者和反应者。在国际传播中,信宿即所有的海外受众,他们具有主观能动性,并非被动接受传播者的思想意图,这就需要传播者关注受众习惯特点,注意传播的方式方法。

  在象征性社会互动中,传受双方必须要有共通的意义空间,包括对使用的语言文字的共通理解以及大致接近的生活经验和文化背景。同理,在国际传播中,不能自言自语、自说自话,而应把握好融通中外这个关键。一方面,话语表达上要贴近国外受众语言习惯和表达方式,积极学习国外优秀文明成果,学贯中西,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另一方面,在全球事务上要找准与外部世界的话语共同点、情感共鸣点和利益交汇点,使中国声音更为国际社会认同。

  “使用与满足”理论说明,人们都是基于特定的需求来使用媒介,并从中得到满足。受众的媒介接触具有能动的选择性,因此传播者不能强迫受众接受其传播的信息,只能尽可能多地满足受众的需要。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媒介愈加趋向分众化、专业化,在国际传播中,更应找准受众群体,分析其习惯特点,准确把握受众需求。例如人民日报社的经济新媒体,坚持以“讲好中国故事”为第一要务,传播国家经济重大外宣主题。它面向西方政商界精英人群进行分众传播,采用“小而精”的国际传播战略,提供专业的财经咨询服务,提升了国际传播的针对性和实效性。

  反馈是受传者对接收到的讯息的反应或回应。传播者可根据受众反馈的准确评价,合理调整传播行为。在国际传播中,我们不仅要注重自身的硬件设施建设,更应重视海外受众的反馈,并通过反馈不断改进对外传播策略。传统的报纸、广播、电视等大众传播媒介客观上缺少及时的反馈,这就要求我们做好受众调查,并积极发挥新媒体优势,通过后台评论实现与受众的良性互动,建立起受众反馈评价机制,及时掌握传播效果,切实推动国际传播工作的有效开展。(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本科生)

 
上一篇: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个新闻学女博士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郭镇
下一篇:此次会议正是探讨在新技术新媒体新思想及新潮流的背景下 返回>>